清明

    编辑日期:2020-04-17 09:18  来源:晓关管理所  作者:李欢
      在我的印象中,儿时的清明就是“放假”,每当从老师们的口中听到“清明”二字,孩童时代的我的那双清澈透亮的汪眸里总是满含着兴奋,雀跃的色彩,单纯而明媚。而长大后,清明在我眼中变成了一种“缅怀”和“传承”。

      春日的阳光从白棉花的缝隙里撒下,轻柔地爱抚着芬芳的泥土地。又是一年清明节,柔暖的微风轻轻抚过我的脸颊,拂来第一次和父亲扫墓的记忆。

      那也是个天气和暖的日子,早晨用过饭后,我就跟着手里揣着装满祭祀用品的父亲踏着晨露出发了······去往目的地并不顺利,山路曲折狭窄,越接近目的地越是杂草丛生,父亲弯腰用力挥动起手中的镰刀砍向阻挡我们前进的杂草滥枝,一路砍一路走,一路走一路砍,挥动的衣袖在空中发出“呜呜”的气流声,汗水悄悄地渗出父亲土黄色的皮肤。

      终于到一处青冢前,父亲放下手中的塑料袋再次挥动着他的镰刀把冢上的杂草乱枝砍掉,然后便小心翼翼的修缮着我面前的这座历经风雨的“石碓”,一边做着手头的活一边教我认“石碓”的主人,给我讲述这座连父亲都没见过面的孤冢的主人的故事。修缮完毕,又在坟头插上三两根挂着“戴青”的木枝,坟前点上两三炷香烛,最后再焚上几封写有孤冢姓氏的“包封”也就算是扫完了这座墓了。

      我和父亲扫完这座孤冢便要出发去下一个目的地了,我依旧跟在父亲的身后,走在父亲用长满老茧的双手砍出来的一条小径,忍不住再回头望一望身后的孤冢,“戴青”在春风中无声地飘荡,红烛轻轻地摇曳着微弱的火苗,香火轻烟缕缕,融散在无色的空气里不见了踪影,想想脚下的路来年又将杂草丛生了吧,仁慈的遗忘带走了痛失亲人的悲伤,却没有人会因为一路荆棘而止住对亲人的缅怀,停下传承的脚步!

    上一篇:可敬的高速人

    下一篇:时光慵懒如猫